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戀冬

無納吾惡,不阻吾暴,豈承吾好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MSN同人】See you again【短篇完結】  

2010-08-16 20:52:13|  分类: Ares應援團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那個時刻來臨的時候,她并沒有預想中的失控。
或許是因為旁邊還有外人,或許是因為早有心理準備。

 

他將自己長久以來的成果交托于少年和他的撫養人。
仿佛只是簡單的三言兩語,但誰知道裏面包含的,幾乎是他整個人生?

 

他說,無法讀懂的部份路西法大人能夠給予協助。
他說,羅倫貝爾以後會伴隨少年完成宿命。
他說,讓她繼續留在書庫裏面給少年以幫助。

 

她溫順地點頭。
他的想法,她早就預測到。
一直以來,她想,她是懂他的。
只是他不懂她而已。

 

然后在最後的最後,
在她以為他不會再提及她的時候,
他對她說,

 

對不起。

 

然後淡然微笑,一如初遇。

 

這時候她才知道,
其實他或許是懂的。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在遇見他之前,她以為他就會像是故事裏的悲情大魔王。
那個名字代表著的,便是恐懼和憐憫。

 

【那個人可以窺視別人的內心】【被他注視的時候內心的秘密就會被揭露】【被詛咒的孩子】諸如此類的流言充斥她的周圍。
就像孩子恐懼故事的魔王,人們人云亦云以訛傳訛,便以為瞭解真相。
於是在很久很久以前,對於他的名字,她能想到的只是人們口中所說的,
可怕的、能讀心的怪物。
那個時候,
她剛在村里住下,而他被王帶到了城里收為義子。

 

時間總會沖淡恐懼,又或者說人都有逆反心理。
反正,不知道從什麽時候開始,村裡湧現了一群所謂的“憐憫黨”。
【王子的身世其實很可憐】【讀心的能力其實很可悲】【離鄉別井的王子殿下很讓人心痛】之類的言論開始出現,與以前“恐懼派”的流言分庭抗禮。
那個時候,
她終於得到了圖書管理員這份安逸的工作,而他被王猜忌,帶著候選人的身份準備回到出生地居住。

 

他回到村落的那天是轟動的。
不管哪個派系,骨子裏面都是八卦的人。
於是作為絕佳八卦材料的他,理所當然成為了被圍觀的熊貓。

 

她以為他會乾脆閉門不出。據說他本來就是深居簡出的人。
而且無論哪個派系,光是想像被他們的眼神注視,她都覺得毛骨悚然,更何況是焦點所在的主角君?
所以他在圖書館安靜地看了一個下午的【占星術敘】,她只是覺得這個少年很清秀很乾淨。
直到數日后,她第一次將他的名字和他聯繫起來,呆了。
然後他看著她呆如木雞的樣子,笑了。

 

後來,
那些懼怕他的憐憫他的村民都倦怠了,開始尋找別的八卦。
他依舊每週會到圖書館調閱古書,她還是無法完全將他和自己想像中的“他”掛鉤。
隨後的那些年,她迷惑過,迷戀過,迷惘過,
最終釋然。

 

其實不管是讓人懼怕的,令人憐憫的,還是其他任何的形象,都不過是人們臆想的幻想罷了。
讀心不過是一種能力,就像有的人懂得劍術,有的人通曉魔法,都僅僅是一個能力而已。
所以它是可悲的還是可喜的,能決定的人,只有他自己。
因此他從來不為他人的想法左右,他就只是他,而不是他們想像中的那個人。
於是夢醒了,她走出了自己築起的虛幻仙境。

 

最後,她曾經打算離開。
但最終卻來到了他的書房,成為了一個小小的管理員。
拋開了迷戀,褪去了幻想,她是用怎樣的心情呆在他的身邊呢?
那個時候,她還不明白。
又或者,她不想明白。

 

此去經年。
他沒有了候選人的身份,拋開了王族的殊榮,甚至貼身的侍衛也曾離去,後而複返。
但她只是一如以往,在他背後不近不遠的地方呆著,看著。

 

誰都以為他們曖昧過,但誰都知道沒有。
這麼久的日子里,他們只保持著最基本的交往,最低限度的交流。
什麽都沒有發生,多少年如一日。
他們最初的交集,是書。
在他研究漸入佳境時,她開始協助把他的研究成果集結成書。
詢問,研究,糾正,編集,關係仿佛緊密。
然而他們最終的交集,依舊只有書。
唯一不同的是,她從書里懂得了越來越多的事情。
例如,
他的時間已經不多了。

 

曾經有好事者問她,
多年的伴隨,是因為愛嗎?
她學著他淡淡的笑,回答,
“我們之間,從來不是愛。”

 

不是愛,不是友情,甚至主僕之情也只是淡薄。
在個人私事之前,他應該更想把時間放在完成那個無比重要的理想之上吧。
與其愛而被拒,與其思而不得,
現在這樣是最好的吧。
她想。
他若是抬頭仰望星空,她便掌燈,替他照亮道路;
他若是研究古跡,她便問路,替他尋訪蛛絲馬跡;
對於愛,她只能回答不是。
至於爲什麽,她不明白。
或者說,她不敢,也不想明白。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他油盡燈枯之際,她竭力保持著鎮定。
但看著他每說一句話都仿佛耗費一點生命,看著他的臉色從蒼白慢慢化成慘白,
她還是動搖了。
但她又能干什麽呢?
除了握緊雙手,用力呼吸,讓他完成他最後的願望,她還能做什麽,又有資格做什麽?
她順從地答應他的託付,儘管她心裡怨著那個少年。
怨少年讓他看到希望為之疲於奔命,恨少年被他委以重任,
但其實她知道的,她只是遷怒,只是嫉妒而已。
那個少年擁有他曾經擁有的身份,但卻擁有他不能擁有的未來。
他辛勞一生,傾盡所有,最終只是為人做嫁衣。
只是他不曾怨,她又能如何恨。
未來,他不在了,她的那些思緒這些怨懟,又算什麽,又有什麽意義?
也許,一切就這樣,無聲無息地結束吧。
她暗暗慶倖,他不懂。
所以,什麽都不曾發生。

 

但他卻在最後,對她說,
對不起。

 

她以為他會忽略,又或是什麽都不會特別對她說。
卻從來沒有想到,會是這樣的三個字。

 

他有什麽對不起她?一切不過是她一個人的獨角戲。
那三個字,仿佛撕開了她的偽裝,將那些不為人知的心思揭露。
其實她說的做的,不過是爲了自己,爲了能讓自己理所當然地在他身邊而已。
該說“謝謝”的明明是自己,該說“對不起”的也應該是自己。
他不過是被動地,接受她自以為是的付出而已。

 

“與其說這莫名其妙的“對不起”,您就沒有其他吩咐嗎?”
她說話的時候,止不住的顫抖。
也許這個時候他說些什麽來責備自己,又或者冷淡相對,她便能得到平靜恢復正常。
儘管他的漠視和冷淡,她已經全然習慣。

 

他發現她的顫抖,忽然回想起當年她知道自己身份的那個時候。
直到現在,他知道在她眼裡,自己還是那個在圖書館安靜看書的乾淨少年而已。
然後他笑了,一如往昔。
“那你想聽什麽?”

 

簡單的一個問句,她卻哭了。
這是第一次,他對她的事,做出詢問。
這也是第一次,她在他面前任由崩堤的淚水傾瀉而下。
如同那些薄弱得不堪一擊的偽裝。

 

她想聽什麽?她想要什麽?
她不曾妄想過任何事。
不是不想,只是不敢。
再細小的念頭,再輕微的慾望,她害怕他會察覺,
於是她只能一直和別人說,和自己說,她不想要。
她以為這樣,自己就能安然呆在他的身邊。
她以為只要不想不說,他便什麽都不懂。
但最終他還是知道了。
其實他怎會不知道。
即使不聽不看不聞不問,那杯永遠溫熱的紅茶,腳邊永遠不會缺乏的光,那些永遠在他需要時自動出現的書籍,他不故意去想,依然無法忽略。

 

她以為只有她懂他,
但原來一直以來,他也是懂她的。
光是這一點,就足夠她淚流滿面了。

 

“說…什麽都可以么?”
其實比起聽他說話,她想要說的話其實更多。
但她知道,他沒有時間了。
再多的想法,再多的祈求,都不過是奢望。

 

“和我說再見吧。”
如果是只有一次的願望,
那麼她只想要這樣的一句話,這樣的一個謊言。

 

“不是‘good bye’,而是‘see you again’。”

 

再動聽的言語,也不及這個謊言讓她心動。
---再次,與你相見。

 

他仿佛早就料到她的答案,無奈地歎一口氣。
這麼久的冷對,身邊的人都淡了,只有她依然不曾變。
也許不留在身邊,不看在眼裡,不放在心上,就不會有她今天的淚。
是憐憫,是貪求便利,還是心底依舊還有一絲渴求,想有哪個誰,眼裡沒有命運,沒有賢者,沒有身份,沒有讀心,只有那個最簡單最初的少年。
但從開始到結束,他不曾說,她不曾問。
如同他和她的心思。
誰知道,誰又裝作不知道。
現在他完成了理想,結束了使命,轉眼消逝。
她卻剩了空城,只奢求一個自欺欺人的夢境。
錯了嗎,錯了吧。
但他已經沒有可以改變的力量,可以給予的東西了。
最後能夠做的,既慈悲,又殘忍。

 

他看向她,第一次那麼認真地凝視著。
原來在自己眼裡,她一直也只是那個在圖書館拿著書本發呆的笨拙少女而已。
閉上眼,他笑了。
那個總是在身後的身影,竟是如此清晰。

 

“嗯,再見。”
彷如日常道別一般,輕輕的,淡淡的。
他滿足她最初的最後的任性。
在他完成所有重要的、宿命的重擔,褪去所有身份以後,
他給了她一個永遠不會兌現的承諾。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 

他幻化星光以後,她一如承諾繼續守著他的書房。
為少年提供協助,編著他留下的文獻。
然後,偶爾在他慣常觀星的地點,帶上一本他愛看的書籍,泡上一杯他愛喝的紅茶,回想他和她曾經度過的時光。

 

在他離開的現在,
她終於可以放肆地去愛他了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我不是故意在七夕發這樣的文。
好歹七夕,不帶歧視瑪麗蘇的=3=就看在去死去死團的份上,請溫柔地輕輕地敲打瑪麗蘇屬性的石頭.
好久以前就寫出了大概…那個時候老大說瑞瑞活不長了,然後就一腔悲怨寫了個開頭.沒想到最後犧牲的居然是狄恩.雖然淒美動人,但終究不知道被老大惦記著是好事還是壞事.
所以目前就算是背景在瑞瑞蹬車蹬太累了所以要去休息.好吧,其實路西法老爺爺還活蹦亂跳我心裡有惡搞有嫉妒.您老人家如此皮光柔滑怎麼就不去幫忙蹬兩回車啊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